卢果花的“美丽”乡愁

  2018年8月的一个清晨,即将搬迁的大青沟镇凤龙店村村民卢果花招呼全家在旧房门前合影留念。有人说这张照片的名字应该叫“搬出穷窝窝”,有人说应该叫“搬进新生活”,卢果花更喜欢镇上干部说的那个名字:美丽的乡愁。

  卢果花家两间东倒西歪的土坯房,还是她刚嫁过来时盖的。当年,婆婆为了娶她进门,咬牙在土坯房外加了砖。那时她就想,以后好好过日子,争取盖个纯砖房。这一想就是30多年。

  日子过不起来,可不怪卢果花不勤快。春种秋收,她一年到头伺候着15亩地。但凤龙店是个典型缺水村,没有一亩水浇地,农民主要种植胡麻、莜麦、山药等旱田作物。风调雨顺正常年景亩均收入不足200元,遇上风摔雹打自然灾害,全家辛辛苦苦干一年还得倒贴。

  实在没办法,卢果花和丈夫就到镇上的蔬菜地打工。然而,打工挣的钱要供两个孩子念书,挣的没有花的多……说起念书,也是让卢果花头疼的事。村里没有学校,孩子们上学都得去大青沟镇。村里距离镇上15公里,大人天不亮就得骑车送孩子。一到冬天,呼啸的白毛风刮在脸上像小刀子一样,吹得人气都喘不上来。

  2017年,大青沟镇开展易地扶贫搬迁,凤龙店村整村搬迁至镇上的集中安置区。镇上干部来调查村民意愿,当时卢果花并不同意。

  “大姐,这么好的事,你为啥不同意?”来调查的干部开门见山。卢果花也是痛快人:“就是因为太好了,才不敢同意呀。镇上一套单元楼最少也得十几万元,我们去哪儿拿这个钱。去了镇上,没有地,我们农民靠啥生活呢?”

  按照政策,卢果花一家每人分房25平方米。她家不是贫困户,按政策每人自筹6000元,这样一算,卢果花全家出资2.4万元,就能住上100平方米的新楼房。由于安置区房屋最大面积为85平方米,她家出资2万元就能迁入新居。

  签字前,卢果花特意让丈夫骑摩托车带她去安置区“踩了踩点”,不去还好,一去真不想回来。小区里一排排楼房,整整齐齐,卫生室、活动室一应俱全,楼与楼之间还栽着小树、种着花草。社区门外不远就是镇中学,不用大人送,孩子自己走也就10分钟。

  2018年8月,卢果花作为第一批易地搬迁户喜迁新居。85平方米的新房里,暖气、煤气、自来水一步到位。卢果花感慨,没想到砖房没盖起来,直接住上了楼房!她家的15亩地流转给了种植大户,不用种地,一年能收入2250元。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为给搬迁户创造就业岗位,镇上在离小区200米处建起了扶贫工厂。她成了服装加工工人,每月收入3500元,比过去翻了一番。丈夫在镇上蔬菜基地打工,每月收入也有5000多元。

  卢果花说,以前没钱,不敢盘算未来,现在她每天都有新打算,日子越过越有盼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郑 彬 宋美倩)

责编:张青津